目錄 購物車 (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) 聯絡我們
《水手號峽谷》Katrina

《水手號峽谷》Katrina

HK$88.00
HK$79.00
{{ title.name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 }}
數量
數量
一次最大商品購買數量限制為 99999
該數量不適用,請填入有效的數量。
售完

商品存貨不足,未能加入購物車

您所填寫的商品數量超過庫存

現庫存只剩下 {{ quantityOfStock }} 件

若想購買,請聯絡我們。

商品描述

眾籌出版作品《水手號峽谷》|Katrina


    • 內容簡介:


阿輝離開地球去火星之後,我便再沒有他的消息。有時候我會想起阿輝常常掛在口邊的關於河與瓶子的故事,有時候又會想起他講故事時候呼出的煙味。阿輝的手捲煙味仍瀰漫在我的客廳裡,但那個故事卻開始慢慢變淡了,因此我決定在一切事物消散之前去火星一趟。火星上的那條河已經乾涸而成為了水手號峽谷,而那個在河裡漂流的瓶子也已經不知所蹤。但我卻在水手號峽谷找到了那封藏在瓶子裡的信。


獨特插畫加上原創小說,帶你看明天的香港,如果還有明天。


    • 作者簡介:


Katrina,畫插畫和寫小說的香港人。正職是香港的蟻民,副業是辦公室的一隻牛,夢想是當別人胃裡的蝴蝶。有一點離地也有一點離譜。

Facebook Page: 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katrina.glimpse/

Instagram: 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katrina.glimpse/


    • (節錄)四、外面的世界


阿輝離開了地球兩年之後,我終於向出版社辭了職,花了兩個月的薪水,買了去火星的單程機票,與兩張分別從我家去樂富、以及從樂富到機場的地鐵車票。我一直不明白為何地鐵車票比我的機票還要貴。聽說車票曾經便宜過,但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

我的行裝非常簡便:一把廿一吋的烏克麗麗、一本短篇小說、一本A5的畫本與鋼筆、少量乾糧、一瓶威士忌還有阿輝留下給我的捲煙。其實結他的音質更合我口味,但超過二十五吋的樂器無法帶進車廂,我只好放棄我的結他。我在烏克麗麗上黐了兩條額外的弦線,弦線是從我的結他拆下來的,用來紀念這瘋了的香港。

因為這一次去火星不知道會否再回來,所以我希望在離開地球前,先去樂富墳場拜祭我的老朋友Katrina。

「你為什麼要去火星呢?你不會想念我嗎?」她可能會這樣問。

我對火星的認識其實不多。火星是紅色還是藍色的、火星的土地是鬆軟還是堅硬的、火星會讓人樂而忘返還是避之則吉?有些人視火星為一種夢想,有些人視火星為一個救生圈,有些人去火星貪新鮮,有些人則說,火星上猶如洗牌過後從頭開始,好像有點復古。此刻對我來說,去火星的意義仍然大於火星本來的意義。比如說,我知道阿輝說過火星有一條藍色的河,他很想去看看那條河。我對那條不肯定是否存在的河沒有興趣,但我想知道阿輝想念那條河的感覺是怎麼樣。同樣地,阿輝離開地球後,完全沒給我寄過一封信,從此失去了聯絡;我對於阿輝安全與否、火星的郵政服務固然在意,但我更在意的可能是,如果把自己代入了阿輝的角色,我會有什麼感受,我又會否像他一樣玩失蹤,與地球上的朋友斷絕來往。

因此我雖然無法解釋去火星有什麼重大的意義,但思考這問題的過程比找到那個確實的答案,也許更加重要。

我在Katrina的墳前放了一束紫色的毋忘我,然後用烏克麗麗彈了一首The Moon Song。在她生前我並未對她唱過這首歌,因為以前翻唱歌曲是犯法的。也許兩年前選擇留在地球的原因之一,就是我情願被遺棄在枯萎的地球,也不願意跟他們一起移民到沒自由的火星。

「然而我今天卻要出發到火星了。你就儘管取笑我吧。笑歸笑,請保祐我順利在火星找到阿輝。」我說,接著又盡情彈了一首她很喜歡的Katrina。

我唱完最後一句歌詞,以一個A小和弦完結了歌曲。在收拾東西的時候,遠處突然傳來另一個A小和弦。這個渾厚的琴音可是結他才彈得出來。

墳場的對面有一所學校,結他聲正是從學校裡傳出來。我離開了墳場,橫過馬路的時候,前奏過渡到主歌,一把女聲開始唱著我不認識的老歌。那是一把富有特性的聲音,聲底很厚,而尾音帶點沙啞。

我在二樓的平台看見了那沙啞聲線的主人。她當時穿著黑色長裙,腳下穿一對懷舊的黑色Converse球鞋。如果不是在頸掛了一條藍格子圍巾,這滿身黑色裝扮與平台對面那墳場的景色十分相襯。懷裡的四十吋電木結他對她來說似乎有點過大,但比我彈著烏克麗麗有氣勢得多了。她唱完了這首歌之後,稍微調整了琴頸第四格上的金色調音夾,然後又檢查了腳旁的擴音機。這真是一個奇特的畫面,站在平台面向對面墳場裡的二百多個沉默的墓碑唱歌,這真像一場為死人而設的演唱會,我心想。

「嗨,你唱得真好。」我說。

「謝謝。今天心血來潮想唱歌。你剛才為什麼對著墓碑唱歌?」她問。

「你看到我?」我問。

「因為你的綠色背包在對面的灰色墓碑堆裡面好顯眼啊。」她說。

「那你又為什麼要對著墓碑唱歌?」我問。

「我沒有,我只是習慣了在這裡唱歌。這學校以前經常在週末舉辦音樂會,我常常在這裡表演。」她低頭翻著樂譜,似在考慮接下來要唱什麼歌。

「你怎麼還在地球呢?這裡都沒觀眾了。」我問。

「那你又怎麼會還在地球?而且你還沒回答我你為什麼對著墓碑唱歌喔。」她問。真是個鍥而不捨的女人。

「我不喜歡火星,所以我留在地球工作。但我今天決定要去火星了,離開前想跟老朋友見一見面。」我說,此時少女彈起了《外面的世界》,並對我使了一個眼色。我馬上拿起了烏克麗麗,粗糙地與她即興合奏著。

「為什麼每個人都這麼喜歡火星呢?你覺得火星能唱歌嗎?」她問。

「不曉得,公開唱歌大概還是不能。而且聽說火星空氣稀薄,就算不怕被抓到警局去,恐怕也不容易唱歌。」我答道。

「所以我才想留在地球啊。雖說朋友都不在這裡覺得好寂寞,但還是地球好,能自由的唱歌。」她露出一臉懷緬的表情。

後來我們再即興合奏了幾首歌,我特別喜歡聽她唱《快樂不快樂》。她送我一份樂譜,說是她自己的作品,如果我真的到火星的話,她希望我在火星彈彈看,看那跟在地球上彈的會差多遠。

離開前我再次問她,要不要跟我去火星。

「火星引力太小了,我怕站不穩。還是在地球腳踏實地好了。」她堅定的說。

「那等我從火星回來的時候,再跟你Jam歌。」我說。

少女說:「希望你在火星找到要找的人。」

我跟她告別後,便離開了學校,沿馬路走向樂富;走了沒多遠,就聽見她的結他聲再次從學校傳出來。

我在樂富的車站登上了地鐵,然後在太子站轉車。

列車到達美孚後故障近一個小時,整列列車裡只有我一個,不知道是因為想起那個彈結他的少女,抑或地鐵的隧道讓我的幽閉恐懼症發作,我有點不自在。我喝了一口威士忌,隨手彈起了《外面的世界》,直至列車重新起動。



頁數:176 頁(包括16頁彩頁插畫)


了解更多


相關產品